保准牛:家庭抗癌纪实|我最爱的崔姐走了,愿天堂没有痛苦,没有疾病……
源 / 中国金融观察网 文 / 2019年10月18日 19时29分

 

  【01】

  之前一篇《我见过地狱,方要带你找到天堂》,在保险圈内引起许多共鸣,也看哭了很多人。

 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

  然而,在现实生活中,普通家庭又或者是中产家庭,有多少是真正幸福的呢?

  有时候,一场看起来不经意的病痛,就足以摧毁一个看似“花团锦簇”的家庭。

  作为专业的保险从业者,我们怀揣着想要守护这个世界美好的愿景前行,

  但是有时候我们又会太爱惜自己的羽毛,以至于连身边人的风险都没能好好覆盖。

  今天,为我们讲述故事的,就是这样一位曾经的保险公估人员。

  他经手过成千上万的理赔案例,也见识过太多的幸与不幸,只是当这件事发生在身边时,个中滋味真的只有自己清楚……

  【02】

  (以下为原文)

  文章是真实故事,本意是想告诉大家:若在有保险的情况下,虽然无法改变结果,但可能是另外一番景象。

  人物背景:我,31岁,保险公估人(保险理赔),曾负责人伤重大案件现场查勘及调查,血腥的场面见多了,却仍旧无法接受“西红柿炒鸡蛋”这道家常菜,或许真的是因为这件事离自己太近。

  崔姐,47岁,我二姨(崔姐是我对她的爱称),一个生活作息有序,家庭美满,幸福的退休职工;

  姨夫,国企职工,踏实本分,很安静的一个人;

  二姐,崔姐的独生女,全职妈妈;

  姐夫,独生子,物流公司经理;

  小崔,二姐的儿子,2岁半。

  【03】

  2018年,北京初冬,跟往年冬季没什么区别,雪来的晚点,街上依旧是川流不息。

  老崔家,老人去世的早,三个姐们一个哥,四个家庭,相处的还算融洽,但家家还是各有一本难念的经。

  崔姐,生于60年代,某国企制奶厂职工。

  受政策影响崔姐早早就退休在家,跟多数父母一样,盼着盼着就迎来了“小崔”的两岁半。

  还没来得及享受退休后的自在生活,就肩负起照顾孩子的重任,二姐作为全职妈妈,也算轻松了些许。

  生活作息有序,老话说的好“早睡早起,按时吃饭,牙好胃口就好”。

  是啊,我最初也这么认为。

  崔姐“很挑食”,不是不吃的东西多,而是荤素的营养搭配、饭菜的味道要求高,这也是我一直能饱享口福的原因,因为逢年过节,都能大餐一顿。

  圣诞节,崔姐喜欢热闹,老崔家全体出动,聚齐十几口人,一边闲话家常,一边等待美味。

  崔姐是大厨,凉菜热菜十几道,美得大家不亦乐乎。

  饭后崔姐说“肚子疼”,大家都认为是吃多了。崔姐自己也说,吃的太好,肚子不消化咯!

  转眼来到2019年春节,又是一大家子,一桌子饭菜。

  崔姐依旧还是“大厨”,可是饭菜做好了,崔姐却没有胃口。

  茶余饭后聊天才知道,最近去医院开了点“消食片”。但吃后,也一直没有好转,就是胃疼,吃点东西就疼。

  家里人都劝,去好好查查。

  崔姐还算听话,3月初做了个胃镜,什么事都没有,家人都挺高兴,没事太好了!

  不过,医生还是给了个意见,要是继续不舒服,就去查查“大肠”。

  检查排期也还算顺利,“大肠镜”检查也没有什么问题,但是这期间,崔姐饭量很少,渐渐的也分不清到底哪里疼了。

  【04】

  转眼来到2019年3月中旬某天,半夜疼的实在受不了,120急救送到最近的某区级医院急诊。

  由于之前没有在这里检查治疗过,医院没有相关病历,稍作检查排除内出血后,建议家属转院。

  救护车二话没说,拉到北京“最有名”的医院,急诊医生看了看崔姐,说医院没有床位,急诊不能治疗,建议到有床位的急诊抢救中心,算是“最有名”的附属医院。

  床位确实有。

  住院检查10多天,辅助治疗“营养吊瓶、灌肠”,算是减轻了痛苦,但也没查出个所以然。

  医生建议查查小肠,但北京能做“小肠镜”的,据说只有三家医院。

  非常时刻,家属能做的,也只有东奔西跑去做各种检查了。

  一方面打听“小肠镜”,另一方面挂上某军区医院“消化内科”的专家号。

  2019年3月底,“转战”某军区医院,专家很有“眼光”建议化验“生物血”,不出所料,癌细胞超标,一家人心里“咣当”一下。

  问题查出来了,但是由于医院检查设备有限,医生推荐去“最有名”的军区医院。

  挂号还算顺利,但核磁检查居然约到4月底。

  辗转反侧,终于确诊“胰腺癌”,已经鸡蛋那么大了,幸运的是还没有扩散,一度兴奋还有希望。

  但“最有名”军区医院告知,没床位需等排期,那时候我看二姐的表情,眼睛红润,有泪花,但只是泪花,因为她知道,她不能哭!

  不能当着崔姐面哭,但我知道她的天已经塌一半了。

  拿着诊断证明,转到了离家最近的某区级医院,主要是方便家人照顾,走了走“人情”算是稳当的住院了,为的是维持“生命”,等待那所谓的希望(床位)能早点来。

  一家人细算,崔姐好像已经3个多月没有正经吃饭了,仅靠“流食跟营养吊瓶”维持着所有人的期望。

  转眼来到4月中旬,还是没有床位。

  某区级医院领导疏导家属心理,认为区级医院条件有限,建议还是去更大的医院维持治疗,实在不行可以随诊“化疗”,但是身体各项指标必须达标。

  家属们,在那个时候的状态,只要是希望就一定会尝试,为了更好“维持生命”,再次“转战”某军区医院(不是“最有名”)来维持生命。

  期间,我跟二姐东跑西颠,跑了很多医院(真的是很多),其中“某瘤”医院,连急诊都不设立,告知非高龄重病“不接”。

  我跟二姐与护士理论半天什么是“重病”,护士耐心讲解,我们是真听不懂,突然一个手术床从我们面前推过,腿部外露“溃烂”极其严重,呼吸缓慢,我感觉我在她旁边都是在抢她的空气。

  护士礼貌的指了指,你们懂了吧?

  嗯,我们懂了。

  【05】

  转眼来到2019年5月,为了满足化疗的指标,给患者及家属希望,“吊瓶”一打就是一天,手背不行手腕,手腕不行脑门,脑门不行胸口,胸口不行腿部,能打的都打了,打不了的也打了;

  看着浑身的针眼,肿胀的四肢,我终于忍不住了,我哭了,那种绝望的哭,为了我二姨,我的崔姐。

  某日,安排检查为第一次化疗做准备,检查结果像一道符咒“扩散”,腹腔积水。

  所有人都“疯了”,我们要化疗,赶紧化疗,某军区“最有名”的医院告知,化疗也要等排期,但是医院有“全自费号”相对于常规挂号能“快点”,自此开始进入“烧钱”模式。

  崔姐家算的上是北京中等家庭,男女双方各有一套房,但“小崔”出生时,为了孩子的未来,两家贷款又置办了一套房。

  崔姐结余剩下了16万,原本是应急用,没想到短短3个月,几乎花费殆尽。

  5月底,所有医生都放出了“警示”,再这样下去,患者是受罪,家属掏空了,一样是受罪,回家吧。

  6月初,连端午都没过,崔姐一声不吭,就自己先走了!

  那枯瘦的身躯,蜡黄的面容,眼角的泪水!有着说不尽的心酸,倒不完苦水!

  到这里,故事就结束了。但作为一个保险公估人,我开始越来越多的思考一个问题:如果崔姐能在健康时买一份保险,例如重疾险,又或是百万医疗险,是不是就可以不用担心医疗费用问题?是不是可以通过医疗绿通服务不再为医院和床位犯愁?

  当然,没有如果,我亲爱的崔姐还是离开了,但愿天堂没有病痛,也愿我们每一个人都能被生活温柔以待!

  如果你有关于保险的故事,也欢迎分享给我们。更多保险问题,关注【保准牛】联系我们。

新财网对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读者应详细了解所有相关投资风险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本文内容版权归新财网投稿作者所有!

网友讨论
还可以输入 200 个字符
热门评论


建议及投诉热线010-85869906

广告刊登热线010-85862238

  • 关注官方微信

  • 关注官方微信

中国人民银行 |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 | 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| 中国证券业监督管理委员会 | 路透社 | 华尔街日报 | FT中文网 | 中国互联网金融企业家俱乐部(ECIF)
Copyright © 2008-2030 北京大白熊网络信息有限公司 京ICP备16038172号-1 all rights reserved本网站所刊部分稿件为网络转载,若有侵权请您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,本网站对所转载内容不承担任何的责任,请网民对相关内容的真实性自行判断。
账号登录
记住密码
账号注册
账号注册

*昵       称

*输入密码

*确认密码

*姓       名

*电子邮箱

*国家地区

*省       份

*出生年份

*性       别  男          女

*从事职业

*从事行业

请您留下正确的联络方式,以便我们能够及时与您取得联系

*手机号码

填写您要订阅的邮件
  •   我愿意接受有关新财网的新功能或活动的信息
  •   我愿意接受有关其他网站和产品的新功能或活动的信息
  •   我愿意接受第三方服务供应商的特别优惠的信息